您好,欢迎访问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官方网站!

科室动态

【联盟动态】法国南赐/布拉博瓦大学医院Thomas Fuchs-Buder教授在麻醉手术科学术交流

发布时间:2019-08-09 13:59:43
字号:
浏览次数:

2019年8月2日,来自法国南赐/布拉博瓦大学医院麻醉科的Thomas Fuchs-Buder教授在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麻醉手术科进行了“腔镜手术中的神经肌肉阻滞;神经肌肉阻滞深度的定义”的学术讲座。国家老年麻醉联盟主席、麻醉手术科王天龙教授主持学术交流活动,全体麻醉科医生、护士和实习进修医生参加了此次讲座。

微信图片_20190809140028.jpg

王天龙教授做开场介绍

微信图片_20190809140034.jpg

Thomas教授进行学术交流

在此次讲座中,Thomas教授首先介绍了一项基于健康志愿者的临床试验。该研究表明,仅使用肌松药的条件下,当TOF-R恢复到0.8时,呼吸肌的功能仍然没有恢复完全;同时吸气时上呼吸道舌后最小直径即使在TOF值恢复到1.0后15分钟,依然与基线水平有一定差距。另一项纳入7459例患者的研究对患者到达PACU后15分钟内发生的包括低氧血症,上呼吸道阻塞,呼吸困难,吞咽困难,再次插管等严重呼吸系统并发症(CRE)进行分析,发现其中61(0.8%)例患者均在PACU中发生过CRE。对于这些由于肌松残留造成的并发症,临床推荐使用以新斯的明为基础的药物逆转中度肌松。而对于使用的时机,Thomas教授推荐当第4个TOF刺激反应再现时开始拮抗,并且恰当的新斯的明剂量为50µg/kg。给药后,拔管前等待20分钟以上仍然存在少量残余肌松。另一种新型药物舒更葡糖,相比于新斯的明可以在更短时间内逆转肌松残余,并且与常规使用新斯的明拮抗相比,作用更完全,副作用少。

最后他以腹腔镜手术为例,提到此类手术用到的二氧化碳气腹除对患者的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产生一定的影响外,过高的气腹压力会导致高碳酸血症。一但超过人体的自我平衡能力,将导致一系列的酸碱平衡和电解质紊乱。而Thomas教授团队的研究发现,深肌松配合相对低的气腹压力对比浅肌松联合高气腹压力,前者术野的暴露更好,拥有更大的腹内操作空间。此外研究还表明,深肌松患者手术30天内预期外再入院率相对低。另一项研究同样表明深肌松对比中度肌松,术后并发症明显减少。

“镇静、镇痛、肌松”是全身麻醉的三个重要的组成要素。相比于镇痛和镇静,肌松由于可以使用电刺激获得肌肉活动的生理指标从而有相对准确的监测标准。然而即使如此,在临床实践中,由于肌松残余发生的意外并发症依然屡见不鲜。这深刻地警示麻醉医生,即使有良好的监测手段,对于患者状态的临床观察以及拔管指征的掌握依然极为重要。监测并不能代替麻醉医生的地位,具体环节的把关依然需要麻醉医生亲力亲为。通过这次讲座,Thomas教授带领麻醉手术科医务人员温习了神经肌肉阻滞深度的重要性,并且提出一方面可以通过使用舒更葡糖进行肌松拮抗,另一方面术中也可改用深肌松可改善手术条件并减少术后并发症。作为学院型研究型科室,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麻醉手术科医务人员将不断拓宽自己的视野,将所学的知识,转化为对患者无微不至的照顾中。

微信图片_20190809140040.jpg

金笛医生现场翻译

Thomas教授与麻醉手术科工作人员交流

Thomas教授与王天龙教授交流、合影

微信图片_20190809140103.jpg

Thomas教授与王天龙教授及工作人员合影